藕亲爹

年更。墙头多乱爬墙的人J家欧美圈基三二次元,无太多洁癖但是拒绝撕逼。

【策藏】细水长流番外

 @H2O2  @折原 

给大叽球的文~

细水长流番外

策藏

李淮也许没想过在某天会和叶卿分开,这一天来的太恍惚,太不习惯,这十五年叶卿已经完全融入到李淮的生活,甚至生命里。曾经苏姣姣姑娘问他是否打算一人孤独终老,虽然没有做出表面回答,但是李淮明白自己的心里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叶卿。这个秘密李淮想把它一辈子放在心里,永远不会说出去。古来征战几人回,如果告诉阿卿,也许连兄弟也做不成了吧。

战事吃紧,李承恩让李淮回去参战,一封书信斩断了李淮对叶卿的所有念想,李淮感觉自己这几年过的太安逸的,忘了居安思危,只想着以后和叶卿在一起怎么样明天该怎样逗他开心,或者怎样关心他带他玩甚至在睡觉的时候也会偶尔醒过来看看他有没有踹被子,然后将人盖好被子搂到怀里,继续睡觉。他没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回到战场,或者说也不是没有想过回去打战的事情,只不过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对他好,总是不会轻易的将自己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接到信的那几天,李淮总是有意无意的与叶卿保持距离,是不想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太悲伤,自己也总是在叶卿睡着之后才回去,悄悄的进被窝抱着人睡。

那几日晚上叶卿其实并没有睡着,而是一直在等着李淮回来,其实叶卿早就决定好了一切,就算是黄泉路,他也会陪着李淮一起去,但是李淮总是不给他说的机会,只能在李淮回来抱着他的时候,被他抱着感受他的温度安心入睡,他也知道李淮在躲着他,之前每日都形影不离的人突然不见了,怎么可能不会发现,即使在吃饭的时候李淮也会故意做的理他远一点,他明白李淮对他的感情,自己对他有何尝不是相同的感情呢

临别前一晚,李淮像往常一样等叶卿睡着了才回到房间,一进门发现叶卿不在,桌上只有一桌饭菜还有一个字条“此宴赠君,愿君平安归来”李淮坐下吃了起来,想着自己以后就吃不到叶卿做的饭又想起小时候半认真半开玩笑的和他说要娶他让他一辈子给自己做饭的事情,不由自嘲的笑了笑,现在阿卿都不想和自己一起了,也罢,万一自己回不来阿卿也不会难过了,一个人就这么坐着喝酒,想着醉了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心痛,也不会想着叶卿了,可是为什么越醉越想呢。

此时的叶卿在叶英处向叶英辞别,叶英叹了口气,想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长大了

“既然你意已决,我便不拦你”叶英

“庄主...我....”叶卿

“去吧,你长大了,不应该一直陪着我,也该出去看看”叶英

“庄主...如果现在是您和李将军的话,您也会跟着李将军走吗”叶卿

“我不会,因为我是藏剑山庄的庄主,我必须留下来与藏剑共存亡,而你不一样,你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如果我不是藏剑山庄庄主,也许我也会和你一样吧,但是我没得选”叶英

“庄主,叶卿就此别过”叶卿

“去吧,照顾好自己”叶英

叶卿回到房间的时候,李淮已经醉倒伏在桌前走过去将人扶到床上,那人嘴里还念念有词“阿卿...对不起...阿卿...心悦你”

‘傻子,你没有对不起我’叶卿心里想着,给人卸下盔甲盖好被子,自己也进了被窝,看着他慢慢的俯身下去,轻轻的触碰了李淮的嘴唇,像是触电般缩了回来,叶卿在庆幸李淮是睡着的,不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像以前一样叶卿靠着李淮身边安心的睡去

第二天,李淮醒来之时发现叶卿还是不在,有点失望,以为叶卿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自己了,收拾了东西来到码头,以前和李淮玩的好的铁哥们都在码头等着他与他道别,唯独不见叶卿

“阿卿呢”李淮

“不知道,我们好几天没见到他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我们之前看到他进了天泽楼”一个少年说道

“这样啊,谢谢,诸位我先走了,如果见到阿卿帮我告诉他这几年谢谢他了”李淮转身坐上了前往扬州的船,只身前往扬州,在扬州驿站,有一位黄衫少年背对着他而站,似乎在挑选马匹‘真像阿卿啊,大概是我出现幻觉了’

“老板,我要买匹马”李淮

“呆子,你怎么才来”那位黄衫少年转过身看着李淮

“阿卿??你怎么在这”李淮

“当然,和你一起去啊”叶卿

“别胡闹,我是去打仗”李淮

“我没有,我知道你去干什么,我也知道我在干什么,你李淮就是要去黄泉路我叶卿也陪着你”叶卿

“阿卿...”李淮冲上去一把将叶卿抱住,仿佛时间静止此刻只有两人一般,叶卿也回抱住李淮

“快放开,光天化日成何体统”叶卿

“不放,这辈子都不放”李淮

在扬州稍作停留两人便一同策马前往战场

END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