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涂仔今天真帅

年更。墙头多乱爬墙的人J家欧美圈基三二次元,无太多洁癖但是拒绝撕逼。

【酒茨】情结08

情结08

拖更了抱歉QUQ因为回学校了基本上白天满课,晚上6点到9点的培训课QUQ所以没啥时间写文,而且晚上11点还要断网断电,晚上要死要活的赶出来了...lof别给我河蟹惹不然我哭晕在非洲大江山啊QUQ以后更文就不定期了QUQ那天有空那天写吧【哇的一声哭出来】

还有今天的叶霙涂依旧没有SSR

酒吞我给你占了那么大的便宜你明天来不来我家嘛QUQ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这天,萤草收到了鬼使白的来信,说阴阳师安倍晴明希望她过去帮忙,萤草一早就想去见那位鼎鼎有名的安倍晴明以及他的好基友【bu】源博雅,就这样萤草收拾好自己的包袱哼着歌上路了,一路上萤草总觉得忘了什么,突然看到了路过的狸猫手里的酒瓶

‘酒瓶....酒瓶...酒...酒吞!!!我的妈!!我把茨木酱丢在家里和那个大尸比眼子酒吞在一起啊!!!万一茨木酱被拐走了怎么办!大意了!’于是乎萤草一脸幽怨的来到了安倍晴明家,不过在被鬼使兄弟喂了两吨类似于狗粮的狗粮后,原地满血复活。

另一方面,发现萤草不见的酒茨二妖组,在某个小妖怪嘴里得知萤草今天一早收到了一封信之后就出门了,也安心的过起了小日子。

说道酒吞这个妖,嗜酒,偶尔扫完地他会坐在树下一个人喝酒,有的时候茨木会往他那边看,但是,当他想要他过来陪自己喝酒的时候,萤草总是有一万种理由叫走茨木,现在萤草不在了,酒吞就可以好好的实施自己的计划了,酒吞先是找了个理由把茨木支出去一会会,然后用妖气逼迫几个小妖怪帮忙扫地,然后准备好自己的神酒坐在树下等着茨木回来,茨木一进院子就看到了酒吞坐在树下火红的头发是那么张狂就像他的主人的一样,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这份安宁,茨木有点不忍心打扰,也这么静静的看着。

“茨木?”酒吞转过头来装作刚看到的茨木的样子

“恩?啊,抱歉”茨木注意到自己盯着酒吞看了太久有点失礼下意识道了歉,不过酒吞有一种魔力总是让自己移不开眼睛

“没事,你想看多久看多久,不过现在,过来陪我喝酒”酒吞笑着说道

“诶?”茨木虽然很奇怪,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走向了酒吞

“酒这种东西要一起喝才好喝”酒吞看着向自己走来的茨木,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是么?萤草都不让我和你喝酒啊”茨木

“为什么”酒吞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她说喝酒伤身体,酒吞你也别喝太多了,对身体不好”茨木

“担心我?”酒吞把酒递给茨木“酒是个好东西啊——”

茨木喝了一口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好像在哪里喝过一样,但怎么仔细想都想不起来,茨木晃了晃脑袋

“怎么了”酒吞注意到了茨木的动作

“没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想不起来了”茨木

酒吞一顿随即恢复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不一定是什么快乐的回忆”

“总觉得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茨木

“喝酒吧....”酒吞又给茨木倒酒。

不知道两个人喝了多久,茨木的酒量明显没有酒吞好,开始眼冒金星,像达摩一样四处乱晃,“酒....果然是个...好东西...”“酒吞....你知道吗....吾友萤草很厉害...而且很可爱....很善良....”

“你喜欢她?”酒吞

“嗯....”茨木

听到茨木的回答,酒吞突然按住茨木的肩膀把他压在地上“你再说一遍”

“恩?”茨木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你喜欢谁”酒吞

“你,萤草,帚神们,灯笼鬼们,还有那两个兄弟...我记得...是..什么黑和白的...”茨木

“他俩管你什么事”酒吞听到这个回答悬着的心突然放下了,毕竟茨木是个一根筋,喜欢上了就不撒手,而且萤草又这么照顾他,如果真的喜欢她的话,自己一定插手不了,难道要我把你绑到大江山关起来吗,酒吞这么想着手不自觉的抚上了茨木的角

“恩?”茨木下意识的躲开了“因为...他们帮过我啊”

“只是这样吗”酒吞

“恩...”茨木

“你的喜欢就这么廉价吗?”酒吞

“.....什么”茨木

“记住我是特别的”酒吞说完俯身吻住茨木的唇

“恩.....”突如其来的吻让茨木不知道怎么办,瞪大了眼睛,酒吞轻轻啃咬着茨木的嘴唇,趁着茨木还在发呆,把舌头探了过去,轻松的撬开了齿贝,扫荡着茨木的口腔,和自己一样的酒香,也许被酒精麻痹了大脑,茨木不觉的抱住了酒吞,开始生涩的回应这个吻,酒吞有点惊讶不过还是占领了主导权,在茨木以为自己要憋死的时候酒吞放开了他。

“记住了吗?你这里只有我才能碰”酒吞

“恩...”茨木

“我是谁?”酒吞

“酒...吞.......童子...”茨木

“恩”酒吞又俯身去亲吻茨木的额头,然后拉着茨木坐起来继续喝酒,又喝了一轮,茨木彻底醉了嚷着“不要了,不要了”又去抢酒吞手里的酒,结果不小心跌进了酒吞怀里还把酒洒在酒吞身上,酒吞刚想说什么,却发现怀里的醉鬼没了反应,低头一看原来睡着了

“你啊,这样很容易让我犯罪的啊”酒吞自言自语的说道,当然茨木不会理他的,酒吞放下酒杯,将茨木横抱起,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放在床上,自己躺在另一边,手一捞,将茨木捞进自己怀里就这么抱着睡了

萤草这边解决完晴明的事情之后就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四处看不到茨木,最后在酒吞的房间看到了相拥而眠的两人,萤草笑了笑退出了房间,关好了门,心里想着‘趁我不在勾搭茨木酱,扛酒壶的你给我等着’

然而第二天从酒吞床上醒来的茨木,很疑惑为什么自己会从酒吞床上醒来,摇醒了在一旁的酒吞

“昨天怎么了?我记得我和你在喝酒??后来呢???我怎么睡在你这了??”茨木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酒吞突然想起来,茨木他喝醉和不喝醉是两个状态啊!!!以前的自己特别喜欢在他喝醉的时候整他玩了!!!!即使酒醒了茨木也不会记得什么的!!!!

“我只记得我们在树下喝酒......”茨木

“......没事,我只是懒得把你送到房间,就让你在这睡了,反正都是大男人一起睡又不会少块肉”酒吞

“有道理”茨木

“茨木酱???你在哪???”门外传来的萤草的声音

“萤草,我来了”茨木下床去找萤草,酒吞发誓他绝对看到了茨木开门时萤草的那个嘲讽的笑容

TBC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