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亲爹

年更。墙头多乱爬墙的人J家欧美圈基三二次元,无太多洁癖但是拒绝撕逼。

【世界最简单的恋爱】02

世界最简单的恋爱part 2

CP:影山×鲛岛零治

私设多如山 @车九脑洞制造机  写给我家小天使的粮,慢慢搬运....................

半架空 影山暗恋设定,虾饺想分分钟开除影山设定。吊住一个人的心先吊住他的胃√

  影山一大早就起来了,看了一眼天还快亮了,睡不着就起来出门跑步了,顺便盘算一下早上给自家总裁做点什么早餐,跑到了附近超市买点食材补充一下那个可怜的冰箱,来到牛乳专柜影山停下看了一眼之后转身朝着水果专柜走了过去,还是让自家总裁补充维生素比较好呢顺便想想怎么样把家里那两瓶牛奶处理掉!!!他不是不知道鲛岛零治对柴山美咲的感情,但是现在柴山美咲都不在了,我这样不算犯规吧,想到这影山露出了一个笑容开始挑起了水果,准备拿回去给鲛岛零治榨果汁!买完所有食材后,影山提着大袋小袋会到了鲛岛宅,鲛岛零治还没有醒,把所有食材放到厨房的台子上后,二话不说打开冰箱拿出了那一排子的牛奶装进塑料袋扔了出去。然后回来淡定的准备着早餐。

  做完早餐后,影山轻轻的打开了鲛岛零治的房门,走了进去柔声说道:“少爷可以起床了”

  “嗯...嗯..柴...山...”鲛岛零治迷迷糊糊说着梦话

  “少爷,起床了哦”影山轻轻拍了拍鲛岛零治,突然鲛岛零治伸手抱住了影山,带着哭腔说到“柴山..别走...”

   “柴山...”影山心中默念这个名字,一脸失望很快被公式化,任由鲛岛零治抱着自己不动。

   鲛岛零治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柴山还在的时候,梦到了柴山要走,自己过去追,然后追不到,然后感受到眼前有个叫什么山的人影,以为那是柴山就抱了上去,说着别走,渐渐的转醒,感觉抱着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暖暖的很贴心,耳边传来一声,“少爷起床了”

  “!!!!!!!!!!!!!!!excuse me???”鲛岛零治一脸懵逼的静默了,突然和见鬼一样跳开开,一脸慌张的看着影山“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在我房间”

  “少爷,你要迟到了”影山公式化的说到,戏谑的俯下身,贴着鲛岛零治的耳朵说“恕我直言,少爷你是笨蛋嘛,睡觉喜欢把旁边人抱枕可不好哦,而且我的名字叫影山,下次抱着抱枕也要好好叫对名字哦”

  “你!!!走!!!”

  “少爷快起来吃饭吧,不然来不及了”说着就转身出了鲛岛零治的房间,再一次被无视的鲛岛零治超级火大,掀开被子就打算下床去教训影山,突然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等等,自己昨晚不是在沙发上工作的嘛,怎么会到床上来?难道是影山?好像这个家除了自己和影山就没人了吧,心中不由得涌上一股暖意,鼻子有点酸,那么多年一直都是一个人,有的时候会在半夜被冻醒,然后发现自己在客厅睡着了,冻醒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只能继续工作,和柴山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是自己一直死缠烂打的追着她不放的吧....还老是说一些任性的话,突然闻到了烤面包的香味,就是自己再不愿意出去面对影山,自己的肚子也不允许自己再在这里坐着了,出了房间,看到影山正在开冰箱,瞥了一眼,冰箱被人填满了,又是一阵感动,等等,好像少了点什么,牛奶!冰箱最上层的牛奶全不见了,失踪了,牛奶们失踪了!!!

   “阿诺,你有看到那些牛奶嘛”鲛岛零治出声问到

   “您是说冰箱上面层的牛奶嘛,因为过期,所以我全部处理掉了,作为一个称职的管家是不会让自己的雇主喝过期牛奶的,况且少爷你讨厌喝牛奶吧,既然讨厌为什么还要放着,更何况还是过期了的”影山像是半隐晦的说些什么,然而鲛岛零治却挑不出一点不对的地方,想了想还是要把他开除,可是他开还没说出来,嘴就被人堵上了“嗯...嗯..嗯”嘴里被人塞进了一片面包。

   “少爷你该吃早餐了哦”影山找准时机把面包塞进鲛岛零治的嘴里“好了,少爷快去吃饭吧,已经没有时间给你发呆了哦,要迟到了,等下舞子姐就来了哦。”

   “这钟诉请不用你索我也指导”鲛岛零治嘴里被塞了个面包含糊不清的说到

    “好好好,少爷快去坐下吧”影山宠溺说到,忍住了想给鲛岛零治揉毛的冲动,转身进去料理台拿了一杯刚榨好的果汁给鲛岛零治

   “这是什么???”鲛岛零治疑惑问

   “如你所见,是鲜榨果汁”影山

   “我当然知道这是鲜榨果汁,我问的是你东西哪来的”鲛岛零治

   “早上出去买的,保证是新鮮的”影山

   “早上????几点????我怎么不知道???你起的有多早???”鲛岛零治吃惊问到

   “大概天刚亮的时候呢,这个时候少爷你大概还在睡觉吧。呵呵”影山

   “哦”鲛岛零治差异了,影山居然为了自己那么早起床出门买东西,难道自己要开除他的想法是错误的嘛,等鲛岛零治天马行空的想东想西磨磨蹭蹭的吃完东西后,影山已经帮他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当他拿起东西准备走的时候被影山叫住了,只见影山快速走向自己,把什么套到他头上,鲛岛零治下意识以为影山要勒死他,下意识往后退,谁知道影山动作更快,已经把东西套在了他脖子上又被他猛的一躲往前带,又怕撞到人只能用手臂支撑自己,把鲛岛零治堵在了自己和墙的中间“恕我直言,少爷你是笨蛋嘛,要注意仪表哦”

   “.....嗯..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鲛岛零治

   “社长???”两人一回头看到了一脸懵逼的村冲舞子“不...好意..思...打扰了,我马上出去..你们继续...”

   “不对!等等!回来!”鲛岛零治

   “少爷等一下啊”影山说着快速的给鲛岛零治打好了领带,让鲛岛零治去找村冲舞子了,鲛岛零治跑出来看到了村冲舞子还没说什么就被村冲舞子抢了先“社长,我懂的!放心我是支持你的!”

“???他只是给我系领带啊???”鲛岛零治不懂村冲舞子在说什么

“少爷,路上小心!”影山站在门口对着鲛岛零治说到,鲛岛零治一个撇嘴一个白眼给了他之后就上车了,只有村冲舞子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给他,影山像是懂了的笑了笑。

TBC



评论

热度(19)